小人书以外也有童话
 

【授翻】【Kingsman】Carbon Copy(完整版)

首先,再要道声歉,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有cp洁癖,所以再向误以为这篇是Harlin的小伙伴们承认个错误【90度鞠躬】

然后是 这篇实际算3P,虽然Harry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引诱Merlin...

然后2.0是 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...

再然后 以前是只看清水的,加上水平有限,所以很多翻译看起来可能会有点奇怪,如果有觉得不顺的地方或者有更好的说法的话,不要客气尽量私我哦

嗯最后 谢谢看完的小伙伴们,尽管人不多,但能分享我喜欢的文给你们我非!常!开!心!

再附一遍原文地址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560576?

---好啦废话结束---

>>o.

如果有人问起(虽然从没人问过),Roxy一定会说那真是太诡异了,不是吗,Eggsy几乎将自己活成了Galahad的翻版。他甚至沿用了他的代号,Galath,鉴于Galahad的生还而作出的小小改动。

皇家特工从不隐退,头衔的传承并不只是文书和签名的单纯转换;皇家特工的生命终结点只在任务前线,头衔的继承往往混入威士忌,溶于骨血。

话是这么说,但连她都忍不住承认这样真的很有爱。他们,Galahad和Galath,同时大步走下礼堂。相同的西装领带,相同的发型,相同的皮鞋。唯一可见的差异就是他们上衣口袋中方巾的颜色。Galahad的方巾为玫瑰色,粉嫩优美;而Galath的则是紫红色,奢华暗雅。就连这些,都像在相互致意。

Merlin为此快疯了。

当然并没有到引人注意的地步,但Roxy的洞察力超乎常人,这也是她为皇家特工发掘的原因之一。并且Merlin很喜欢她,这一点向来重要——要知道,皇家特工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辅助人员,若是得到他们的青睐,特工的生活将受益无穷。Eggsy看上去还不知情,他依旧对Galahad亦步亦趋,紧紧跟随着那中年男子,像只被迷晕了的小狗。但Galahad一定已经意识到了。毕竟,他和Merlin相知已久。

所以她不明白 为什么Galahad要当着Merlin的面这样做。

 

>>i.

"Galahad,"Merlin低吼,Harry和那男孩同时转身,脸上带着让人啼笑皆非的询问意味。

"怎么了?"至少 回应他的是真正的Galahad。Merlin不知道如果Eggsy是开口的那个 他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"麻烦阁下屈尊注意一下鄙人这。"Merlin的技术部门研制出了他们一直要求的小装备,而他们能礼貌地听他解释它是如何运作的吗?当然不能。

“遵命,我的错。"Galahad走过来站在Merlin身后,比职业要求稍稍亲近一点。Eggsy漫不经心地站着,一如既往,手臂环绕着Merlin的座椅。"请继续。"

Merlin怀疑地用余光扫了一眼他们。Harry表现得专心、有礼、饶有兴致,Eggsy少了礼貌,更多的是好奇。

"好吧。"Merlin轻敲指尖,他面前的袖口发出细微的"叮"的一声,"除了包含数据库和无线路由器,我们还设置了定制选项..."

Harry的呼吸弄得Merlin的脖子微微发痒。Eggsy握着Merlin的膝盖以保持平衡,倾身向前,胡乱拨弄着袖扣。Merlin拍掉了Eggsy意图顺走袖扣的手,因Harry的"Very nice"而轻颤了一下,随后瞪着他们双双离开的背影。同样挺直的背脊,同样深黑的细条纹西装,同样闲庭信步地走出门去。

 

>>ii.

“Galath,”Merlin对着麦克风说,一边看着屏幕上的壮观场面,一边写着他的暗码,"守卫来之前你有40秒。”

馈送画面一阵抽搐似的抖动。Melin暂时对此不予理会,专心解决防火墙的问题。比他预想中更为棘手,至少涉及网络的方面是这样。

Merlin再次抬头瞥向屏幕时,Galath已经跑到了梯井。

"好了,"虽然他和Eggsy都已将路线记得烂熟于心,Merlin还是又打开蓝图确认了一下,"接下来你该上到十四层。监控探头已经关闭,但我还没能黑进主控电脑,这大约需要生物识别许可。记住,要是15分钟内你无法返回...我们会缅怀你的。"

"我也爱你。"Galath嘟囔了一句,而后一步三阶地跳上楼梯,"为什么、我不能、坐电梯?"

"抱怨,又是抱怨,"Merlin说着,故意狠敲回车键,"你和Galahad简直一模一样。"

"嗯?"Galath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,瞥一眼闪过的数字:还有八层。

"我是说,讨厌楼梯。"Merlin说,啊哈,期望中的漏洞出现了,就掩藏于繁复的网络协议后,"总是选择将自己扔出窗外破窗而出,和你一样。真是白痴。”

"完全、不用、担心。我已经、上了、40级、楼梯了。"

"是41,"Merlin看了看时间,"你只有8分钟了,快进办公室,Galath。"

Eggsy顺利地进入了办公室,植入了病毒并让Merlin黑进了系统。离开时,却碰上了麻烦

馈送画面颠倒回旋之前,Merlin只收到一声"Oh,shit",聊算预警。

"如果他们看到了你的脸,杀了他们,"Merlin疾声说,"如果没有,打晕他们。我正在设计脱身计划..."

"喂!"屏幕另一端传来细弱的叫喊,Merlin暗骂出声。

"Galath,那是个陷阱,他们聘用了雇佣兵!快从那出来——"

Merlin突然停住。当他看见Eggsy眼前的画面时。

"噢不,你怎么敢——"

Eggsy从桌上抓起镇纸,扔向窗户,然后紧跟着跃了出去。

Merlin双手抱住脑袋,再没有比此刻更希望自己手里能攥到头发。

 

>>iii.

“如果我再一次发现你那男孩的狗在我桌下,”Merlin说。他啜饮着热茶——Harry抛出的橄榄枝,亲自调制,正合他的口味——斜靠在简洁的办公桌上。

“那并没有那么糟糕。”Galahad在他面前龙飞凤舞地写了些什么。Merlin懒洋洋地想着是否有必要提出再次实行非纸质。尽管他不愿承认,但Harry确实对某些传统非常依恋。

“问题不在于它在不在那,”Merlin退了一步,”而是它的出现会带来的后果。我半个办公室都是那小怪兽的天下,而另一半是那男孩的。”(其实那小子也是个小怪兽,但Merlin没有当着Harry的面说)

“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。”Harry抬头看着Merlin,Merlin的心跳略微加快了些。他仍旧不习惯看着Harry的眉毛被一道丑恶的伤疤从中横截,那疤痕依然泛红轻微肿起,由发迹线延伸至底,其他人暗中叫它”Fury的眼罩”,天知道那是什么。当Merlin问起Lancelot的训练员Naomi时,她只是同情地看着他让他多出去走走接触外界。

“嗯,好吧。”Merlin移开了目光,”但看起来可不是这样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我一直在...扭转这事。”

“哈,”Merlin差点由鼻腔吸入他的热茶,”我早注意到了。整座楼都注意到了。如果你再不收敛,小狗就会开始标记领地。”

看着Harry脸上轻薄的红晕,Merlin毫无笑意地弯弯唇角,”我不是在责怪你,”他狡黠地继续说道,”毕竟,他的身形可真是好。”

Harry顺手拿起Merlin的马克杯,抿了一小口,笑得坦然,”真高兴你一直注意着。”

直到这时Merlin才意识到:他对整件事似乎 好像 完全理解错了。

>>iv.

顺理成章地,Galath的下一个任务是扮演甜蜜情人。他和Lancelot以夫妻身份出入,他们的目标喜欢禁欲且极富控制欲的男子——而这仅仅是他众多讨人厌的特质之一。更不幸的是,他还偏爱年轻人,这将其他现役特工全圈在了执勤名单外。

“现在,Lancelot,”Harry低声说。他坐在Merlin身边,看着分屏上Galath和Lancelot的馈送画面,”抓住Galath的手臂,把你的手放上他的——很好。Galath,身体再紧绷一些然后——perfect,刚刚好。保持一会再松开。你们能看见目标吗?”

“在房间的另一头,西北角,”Merlin告诉他们,“你们的右手边。穿海军服系银灰领带——对就是他。”

Galath的视线馈送锁定了目标。

“Winston Landers,”Merlin说,“北部一个小选区的宪兵,被怀疑是英国境外一个非法走私军火集团的中间人。今天携妻子于此,家中留有两个孩子。三起出轨历史,都是和Galath拥有相同特征的男人,都是在这样的大场合,都是在携女伴出席的宴会上。”

"What a fuckin’arse,(真他妈不是好东西)”Galath嘟哝。Lancelot呼了口气,似是刻意压低的笑声。

"别闹,”Merlin心里暗暗同意,“我们必须得引起他注意。”

"是是是,但我可不怎么擅长装禁欲。“Galath从路过的侍者那拿了杯酒,"不是很了解你,但我对自己的性能力(sexuality)感觉非常好,谢谢。"

"所以现在才需要我来教你,"Harry沙哑更甚荒漠的声音传来,"用心点,Galath。"

"遵命…"Galath含含糊糊地应了。Lancelot这次笑出了声,但她笑得轻快文雅,看上去更像是Galath开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。

"你必须引起他注意,”Merlin打开各种房间、场地的监控画面,"进去吧。”

他们进入房间,交际闲谈。Merlin一直小声提示他们交谈对象的身份,Galahad在一旁指导对话。Galath一与宴会宾客交谈,他的南伦敦音就转换成了纯正硬质得能雕琢玻璃的声线。

他们去搜寻食物时Merlin暂时静音了他的耳麦。“口音教得真好。”

Harry一手覆住他的话筒,“多谢。他的模仿天赋令人惊叹。”

“注意到了。”Merlin答道,面无表情,但这时一处监控画面夺了他的注意。

“Lancelot,”他轻轻拍了拍耳机,“迅速离开,注意隐蔽。Landers刚关注到Galath了。"

Lancelot倾身浅吻Galath面颊,在他耳边低语:“好的,Merlin。祝你好运,Galath。幸亏这不是我的任务。"

她迅速推开Galath,刚好捕捉到他脸上别扭的痉挛。Merlin忍住笑,Harry点点头,“干得好,Lancelot。”

她几不可见地轻敲脑袋——故意以此(向Galath)致意,表示感激,而后装作寻找酒饮离去。

“继续走,"Merlin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探头,"别看Landers。他在你右边前方,大约两点钟的方向。现在,向左看,就像你在找熟人一样——很好。好了,现在看右边,让他看清你的脸。"

"真的有必要这样吗,"Galath小声嘀咕。他的目光扫过房间,从Landers身上掠过;Landers绝对在观察他。

"当然,"Merlin回答,“你可不是娈童。你是一名禁欲且挺拔英俊的上流社会人士。"

"装乡巴佬都比这容易——“一个陌生人经过,他突然停下,"…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迷晕他,像上次那样?"

"不能再引起怀疑,Galath,我们已经失败过一次了。”Harry比Merlin耐心得多,"现在,朝Landers那走。和他附近的人交谈。”

在Galath逐渐融入Landers周围时,Merlin转而查看Lancelot的情况。她的眼镜挂在盥洗室一间隔间的门上,而她正半脱晚礼服。

"报告状态。"Merlin礼貌地等候着她从长裙中跨出才开口。

"你应该对运动内衣做点改进了,可伸缩改变什么的。"Lancelot调整了一下她的胸部,"有它们挡着我什么也做不了。"

Merlin叹息着”我会考虑的。你知道你现在要做什么吗?”

"当然。"

"我会从监控画面里注意着你的。需要任何帮助就告诉我。"

"好的"

Merlin又转向查看Galath的状况。

"一点也不,"Harry低低地说着,Galath完完整整地复述,连语调也和Harry完全相同,“我敢说你一定才华出众。”

Landers完全被迷住了。Merlin了然:Galath的魅力与生俱来,他的躯体动作完美诠释了对欲望的掩藏。只是Landers有所不知,Galath更大程度上是在回应Harry,而不是他。

Merlin哼了哼,半忿忿半艳羡。Galahad是这个领域里Merlin合作过最有创造力又残忍无情的特工之一,他从未失手过,真是令人安心又惊悚的事实。

Harry掌控着眼前的一切。Merlin可以专注于Lancelot。

他注视着监控画面,耳边萦绕着Harry镇静的低语,久久,不散。

>>v.

大约两个月后,Harry才离开病床,从此收获了——多亏了Merlin的小分队——“史上最酷眼罩”的称号。Galath那个小混球(the little fucker)仅用了三天,就把他的办公室糟蹋得登上了他“脏乱不堪之地”的榜首。

“真的吗,Merlin,”Eggsy对Harry松脆明快的口音模仿得惟妙惟肖。他甚至连站姿都和Harry如出一辙——重心向后,看起来全然放松。他和Harry穿着同样的西装,梳着同样的发型,带着同样的眼镜,他简直就是从记忆中走出的那个人。

“如果你20秒内不离开,我一定会毁了你的生活,”Merlin低头看着操控板。要是再看Eggsy一眼,他不是会忍不住亲吻他就是杀了他,无论是哪一项,Harry都不会开心。

“别这样,“Har——哦不,Eggsy低声诱哄着,而Merlin怒视着屏幕上的pdf文件。他究竟造了什么孽要这么对他?说真的,到底为什么?

Harry并没有神奇出现,好心指点。

“烦Galahad去,”Merlin气哼哼地说,“我很忙。”

“可我不忙,”Eggsy说道。不知怎么,Merlin忽然灵光一闪。他想起那次简洁的房里,Harry唇角狡黠的弧度,和他自己小小的疏漏。他抬起头,看着Eggsy的眼镜,说——

“Harry?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“这房间本不是用来做这些的,”Merlin说着,义正严辞地抗议,他捏紧Eggsy窄瘦的髋骨,透过Eggsy的镜片锁住他的眼眸。

Eggsy表现得比Merlin撩拨得要更激烈些。Merlin愿意赌上任何东西,Harry一定正在Eggsy耳边软言细语地引导,声音低沉幽深,充满期待;而Eggsy一定兴奋地想要执行他所说的每一句话。

一抹淡红暖晕悄悄透过Eggy肌肤,慢慢浮上他的颧骨。

“Harry,”Merlin故意拖长声音,“如果你是想和我分享你的玩具,换种方式。”

“嘿,”Eggsy抗议,但几乎立刻就闭上了嘴。脸上红晕更深。Merlin极度好奇Harry在说些什么。

“嗯?”Merlin欺近Eggsy,看着他放大的瞳孔,嗅到他和Harry相同的古龙水——

Merlin和Harry年轻时上过床,只一次。那可算不上美妙,唇和手贪婪地汲取着对方,直至微犯青肿,种种都归咎于威士忌与身心疲惫。现在情况完全不同,但Merlin发觉自己正对比着Eggsy的性感,柔软的唇瓣,Eggsy允吸他舌头的方式,Eggsy溢出的呻吟和喘息,和Harry如此相似,“Merlin——”

“Galahad,”Merlin声音沙哑

“你刚刚叫谁?”Eggsy的髋骨与Merlin相贴愈近,双手环住Merlin的腰,Harry的体温熨贴着Merlin的后背。Harry的下颚嵌入Merlin的肩,他能感受到脖子后Harry笑起来时晕开的酒窝。

“你这个狡猾的——”Merlin刚开口,就被Harry的“继续吻他,Eggsy”打断,而Eggsy已经等不及这么做了。

当他们终于停下呼吸时,Eggsy的嘴唇娇艳欲滴,微微开启。Harry的一只手臂顺着Merlin滑下,指尖停留在Eggsy的下巴。他将那男孩的头抬起,带入怀中。

Merlin不得不让开半步,侧身看着Harry和Eggsy亲吻,这对宛如双生的男子,定制西装完美勾勒了他们修长的曲线。Harry没一会就放开了Eggsy,Eggsy几乎忘了他的存在,因Harry的抚摸而微喘。Harry向着Merlin,眼里闪过笑意,迅速眨了眨眼——Harry做得比Eggsy好上一百倍。

当Harry将他钉在墙上,抵住他双腿时,Eggsy发出惊讶吃痛的声音,他双手摸索着Harry背部的外衣,紧紧揉握。他的髋骨不由自主地前后挪动——当Harry结束与Eggsy的吻转而一路啃咬Eggsy的脖颈时,Merlin终于听到了Eggsy自己,未受训练的声音。

“Harry,Harry please,you said——”

“我知道我说过什么,darling。”Harry听上去完全未受影响,而词语溢出他唇外的自如让Merlin不自觉以手覆住裆部。“但这是为了献给Merlin。”

“大可不必。”Merlin声音低哑,讽刺不足。

“我了解你有多喜欢旁观。”Harry以膝抵住Eggsy,“Galahad和Galath,为你服务。”

“而我是为何值得你们这样?”Merlin半开玩笑地问,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Harry和Eggsy想要,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说法了,向他炫耀

“你——和Harry——你真的不明白?”Eggsy微仰起头,喘息着,“Jesus fuckin’christ,mate——”

“我想,Eggsy极力想要说的是,”Harry的声音微颤,他的自控力正在瓦解。Merlin觉得他的自律早在三个礼拜前,当Harry嬉笑着喝了他的茶而隔天Eggsy就做了一模一样的事之后,就消失了,“我们喜欢你,Merlin。”

Merlin思考了一下,看着面前英俊的两人,微扭着身子,为他圆心底最深处的梦——“——那么,来吧。”

Harry大笑,如言而至。

----Fin----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39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babywhale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