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人书以外也有童话
 

【授翻】【Kingsman】The Moment

这一刻韵律卓绝。这一刻乐声潮涌,帷幕将合,剧作上演。这一刻初历高潮,肾上腺素遽增后仍未消退,仍旧等待着更多幸事悄然发生。

这一刻Harry双手环绕着他,防弹西装抵挡了侵袭的主要冲击。最后一发子弹破膛而出,危机解除。

Merlin犹自喘着气,虽然刚刚结束仓库搜捕的人并不是他。但他确实与死亡擦肩而过,看上去稍稍有些气喘也不是不能理解。更不要说,Harry的面庞与他咫尺之隔,他们的目光彼此交缠。

这是那些电影中“热吻”发生的该死的重要时刻。而且,上帝为证,Merlin真真切切地渴望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Harry微笑:“你还好吗?”

"还好。"

Harry扶起他,一切就此止步。


"我说,什么时候要是这些都能抗冲击了,我会刮目相看的。"

Harry脱去外套,解开衬衫,将烈酒倾倒在他两边的肋骨处。枪击部位周围已经青肿,赤手相搏时在前臂也留下了瘀肿。

Merlin坦然地盯着他同事裸露的身躯。或许上次时机并不完美。或许这一刻,才是世界和平,有情人默默携手,共度余生的时刻。

他和Harry一同走过了太多时光,无论是工作还是闲暇时。所以他的错觉并非子虚乌有。另一位特工先生一定也喜欢他,至少是有点喜欢他,才会与他相处如此之久。

"我会让研发部想办法实现的。"

"是吗?"Harry舒展了下身体,以防止他饱受折磨的肌肉抽筋。

抽筋在大部分人看来可不会归于浪漫邂逅一栏。并不是说Merlin专门做过全面调查或是别的什么,只是个常识。就像约会时绝不要上卫生间,或是重组枪支。

"我保证他们会把它写入清单的,就排在反重力靴后面。"

他大笑,"这要求没有这么不可理喻吧。"

"物理学可不是这么说的。特别是它仍需要是一套合身的西装。"

"好吧。"他捧起水泼在脸上,手指顺势向后滑进发丝间,该死的,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?

难道这就是了?

Merlin在Harry用毛巾拭干脸上水珠时向前迈了一步,当他放下毛巾时,Melrin已经站在了他身侧。

“把眼镜递给我一下吧,好吗?我得和Arthur联系。”

显然这也不是合适的时机。


Merlin觉得也许是自己已经有些绝望了;也许他该多外出走走,如果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话;也许他太过迷恋Harry,以致于他的孤独和欲望总让他总幻想着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潜台词。

但Harry的确会在漫长的夜晚中为他带来杯热茶。他会询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。他会与他插科打诨而别的特工只会简单地寻求信息。当他罕见地出现在裁缝店,不是为工作而是真正为一套西装而来,与他不期而遇时,他会为他推荐适合他的花纹,剪裁,颜色。他甚至打电话来告诉他泡菜先生的死讯。

如果这都不算亲密。

在他们向全数字化转型之前,他会主动帮他搬运文件,穿过走廊,进出电梯。该死的所有这些,一定有不同寻常的意味。

Merlin竭尽全力想要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,几近疯狂。


"你想不想一起喝杯咖啡?"

"什么?"他们站在裁缝店门外,躲在Harry的伞下,伞外大雨如幕围绕。

"喝杯咖啡。"

虽然现在才晚上七点,但Merlin已经在电脑前连续工作了三天,所以他其实宁愿做些别的。可是这是Harry在邀请他。

"好吧。"

他们行走时离得很近,Merlin可不认为雨伞是唯一原因。Harry心里似乎有个明确的目的地,因为他们已经路过了好几个合适的茶馆和咖啡店。

他们终于停下时,Harry为他开着门让他先进,这样他就不会被雨淋湿。点完餐,他们在靠窗的双人桌前坐下,然后Merlin经历了今生唯一一次,完完全全的走神。

这算是约会吗?

他的脸色一定苍白得吓人,因为Harry看上去有一些担心了。

"你还好吗?或许你更应该回家休息,我并不是有意在你工作了那么久之后硬拖着你到处瞎转的。"

"不,不是,我很好。我只是..."

Harry看着他,耐心地等着他说完。

"我只是..."

他只是想越过桌子,攥住对面男子的领带而后吻住他的唇。

"我..."

这时服务生来了,带来了他们的茶。

Merlin手肘撑着桌子,将脸埋进手掌,“我只是需要睡眠。”


他是不是又错过了?那是不是合适的时机?在如此漫长的等待之后?

噢上帝啊。


"你还好吗,老人家?"

Merlin眼冒怒火,Pellinore知道他该自觉地滚开了,并且是迅速地滚开。

"我知道Martin确实有一点烦人,但是这样真的有必要吗?"

Harry突然出现在他身旁,毫无预警。Merlin真希望他有预示,因为他现在完全忍受不下去了。再也不能。

"不。"

"什么?"

"不,我不要...不要再继续这样下去了。"

Harry扬起双眉,"我想Arthur会乐意和你讨论退休事宜的。"

"什么?不是说这个。"

"那是什么?"他的唇角轻微上扬,但眼里却盛满担忧。

"Harry,你愿不愿意与我喝杯咖啡,而后回我家饮杯夜酒,顺势上床,在我家过夜,次日早晨,我会为你做早餐?"

"好的,好的,不行,好的并且自制早餐挺上去真贴心。我并不知道你会厨艺,你为什么从未提起?"

Merlin仍在消化那些肯定答案,差点遗漏了那唯一的"不行”,"嗯?"

Harry笑意更深了些,"需不需要从头来过这次对话?"

"不用,只是...为什么有个否定答案?"

"我不想和你上床。"

简明,直率,真挚,毫无恶意却尖锐刺痛。但是...

"但是你仍旧希望过夜并且享用早餐?"

"对,而且我并不会阻止你在我们做上述几件事时高潮,我只希望我不用直接参与。不过,你完全可以在那期间想着我。"

"你说——噢。"Merlin眨眨眼,“噢!”

那一刻,世间万事都变得更有意义。


他亲吻Harry的面颊,握着他的手,在夜间拥他入怀,这一切在那个男人看来,都已算是"亲密行为"

他描摹着他的身体,不是用嘴唇,舌尖,和牙齿,而是用询问,注视,和指尖轻拂。

这关系与世人不同,而Melrin珍惜万分。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5)
 
 
热度(26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babywhale|Powered by LOFTER